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德国驻华大使:做中国可预测的可靠伙伴

2016-07-18 08:58:41来源:环球时报 字号:

海外网7月18日电 据环球时报报道,英国“脱欧”后,中国与欧盟的关系将向何处去?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日前就此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从安全、政治、经济等多角度分析英国“脱欧”对中欧关系及地区战略格局可能产生的影响。访谈中,柯慕贤大使非常坦率,谈到德国对华政策,他表示:“德国争取做中国一个可预测的可靠伙伴,而不是有太多政策波动的(伙伴)。我们会继续明确的、不断改善双边关系的路线,当然在一些议题上,我们也有不太一致的意见。”

记者:您觉得英国脱欧会怎样影响欧盟与中国的关系。有学者认为,在中欧自由贸易协定谈判等问题上会有一些消极影响,是这样吗?

柯慕贤:英国人以前表示,他们会在欧盟、在西方代表中方的利益。英国是唯一一个公开表示毫无条件支持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国家,只有英国表示现在就可以开始自由贸易协定谈判。而其他国家都表示要首先签署欧盟和中国双边的投资保护协议,然后才可以谈自由贸易协定。英国曾在过去反对欧盟强化反倾销机制。从这个意义上看,英国脱欧对中国并不是好消息。

英国还一直力主自由贸易,欧盟南部的一些国家则不是特别倾向于自由贸易,甚至有些贸易保护主义倾向。过去,德国和英国携手共同反对这些贸易保护主义倾向,但今后欧盟大国中只有德国这样做了。

此外,英国为吸引中国投资,说自己可以当中国通往欧洲统一市场的跳板,英国脱欧后,是否还能参与欧盟统一市场,是个未知数,对中国的经济吸引力也会因此大大降低。

记者:具体到中欧自由贸易协定谈判问题,您觉得今后会是怎样的情形?

柯慕贤: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德国的立场很明确,而且欧盟也做出了很明确的决定。首先要就投资保护协定进行谈判,下一步才能开展自由贸易协定谈判,这需要一步一步走。德国和中国已经有一个双边的投资保护协议。若想使欧盟和中国的协议给我们带来更多价值,那就需要中国进一步开放市场。

从欧盟角度来看,应该也是希望看到中国加强市场开放的,这很关键。但到现在为止,我们看不到中国有足够的实际行动。

记者:英国比较反对解除对华武器禁运,她退欧了,是否禁令会有所松动?

柯慕贤:这个议题现不在议程上。如果要解除对华武器禁运,需要欧盟委员会、欧洲议会和各成员国议会都投票通过。该议题会不会在英国脱欧后被提出来,或有新的动向,现在很难预测。而且,是否解禁,也会取决于一些其他问题,比如南海局势、大陆与台湾的关系等。议会讨论会考虑到这些。

记者:有评论说,人民币国际化目前以伦敦金融中心为主要方向,英国脱欧后,可能会有所调整。您觉得德国等欧洲国家是不是有新机会?

柯慕贤:其实,在欧洲的第一所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是在法兰克福,然后才是伦敦,从这点可以看出中方决策者的远见。而且以前我们也说过,实体经济的金融中心还是法兰克福。伦敦有发达的金融服务业,但法兰克福是“实体经济的中枢”。

伦敦作为金融中心的前途如何,取决于英国是否以及在什么条件下会继续参与欧盟统一市场等等。

记者:这是否意味着来自大西洋彼岸对欧盟外交的“干涉”从此会小很多?

柯慕贤: 当然,英国在许多政治问题与美国人非常接近。脱欧使英国失去了在欧盟内的声音并由此降低了对美国的重要性。但在以往欧盟也并不听从美国,而是一直奉行独立的欧盟外交政策。

记者:在欧盟内部,德法等主要成员国对华态度是否仍然存在差异?或者说是存在微妙差异,但并不大?

柯慕贤:欧盟成员国的基本共识比较多,但侧重点不同,或许是由于国内需求不同。

记者:之所以问刚才的问题,因为在今年日本G7峰会之前,《金融时报》等媒体曾批评卡梅伦对中国太好了。您对此有何评论?

柯慕贤:我不想评论英国对华政策。我就说说德国对华政策,德国争取做一个可预测的可靠伙伴,而不是有太多政策波动的。我们会继续明确的、不断改善双边关系的路线,当然在一些议题上,我们也有不太一致的意见。

记者:那么您是不是希望欧洲的对华政策也是如此呢?

柯慕贤:刚才谈的是德国对华政策,德国的立场。当然我们也希望整个欧盟的对华关系有同样的发展。对我们来说,欧盟团结一致非常重要。举个例子,两年前,欧盟全体成员国做出决定,自贸协定要分两步走,首先要完成投资保护协议的谈判,然后才开展自贸协定谈判。这本来是整个欧盟做出的决定,后来英国却又改了说法,但我们始终觉得欧盟内部保持一致非常重要,值得珍惜。

在市场经济地位议题上,我们也同样希望为形成欧盟统一的立场、发挥其富有建设性的作用做出我们的贡献,以寻找中欧双方均能接受的方案。前不久刚推出的欧盟对华战略政策文件列出了很多我们可以加强合作的领域。在经济、政治方面我们有很多共同项目,但也有一些问题,比如市场经济地位,我预计在年内会找到一个都能接受的方案。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更广义上看,您觉得英国脱欧如何影响地区及世界大势?

柯慕贤:首先得看英国脱欧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英国陷入国家、政府的危机,而对欧盟来说也是很大的问题。英国公投结果首先也鼓励了一些民粹主义者要求在其国内也进行脱欧共投。

就欧中关系而言,这意味着什么呢?我们不仅仅要处理好还没有完全解决的欧元危机和移民问题,现在又加上英国脱欧,导致欧方需要集中很多精力来处理自己的事情。

记者:英国退欧后,欧盟与俄罗斯可能走近,这会否改变中俄欧的战略三角?

柯慕贤:中国不愿看到俄罗斯与西方的矛盾,这对中国没有什么好处。我看到,俄罗斯和欧盟正逐步接近,而前提是要为乌克兰危机找到解决方案、落实好明斯克协议。

(记者/曲翔宇)

责编:郭文锦、郭妍汐

您看完此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