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做不了完美妈妈,德国高知女性干脆"不生"

2016-09-26 09:27:34来源:海外网字号:

海外网9月26日电欧洲时报报道,“在以色列,关于这个问题的辩论持续了一周,而在德国则持续了几个月。”以色列社会学家Orna Donath感到难以置信。有23位女性向她表示很爱自己的孩子,但若有机会重来,则会选择不要孩子。研究结果直截了当地指出妈妈们的矛盾心理,在生育率极低的德国,这也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1.jpg

(以色列社会学家Orna Donath)

学者Barbara Vinken于2001年出版著作,分析了“德国母亲之谜”。她说 :“在德国,三分之一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没有子女,这种情况在欧洲是独一无二的”。她认为,德国社会期望母亲无所不能,母亲们亦对自身要求严苛。在这样的背景下,Orna Donath“从根本上质疑为人母的喜悦之情”,这正是此项研究触动德国的原因所在。

对“完美妈妈”的期待这一传统来源于十九世纪。当时,人们将女性的角色总结为“3K”,即“Küche, Kirche, Kinder”,意为“厨房、教堂、孩子”,在家庭生活及宗教信仰之外,几乎没有给女性留出任何空间。二十世纪,纳粹体制鼓吹为家庭奉献一切的女性形象。二战结束以后,“男性挣钱养家,女性操持家务”的模式也延续下来。九十年代起,这一社会模式有所改变,女性受教育程度越来越高,她们更想外出工作,即便当了妈妈之后也是如此。72%的德国女性拥有一份工作,这一比例与法国女性不相上下。但有工作的德国女性中,69%的女性仅做兼职,三岁以下孩子的母亲工作的比例则更低。

2.jpg

德国的“乌鸦妈妈”与法国的“母鸡妈妈”

2016年,作家Sarah Fischer的作品 Die Mutterglück-Lüge(《母亲幸福的谎言》)出版,讲述德国母亲的心路历程。另外,推特上标签为#Regretting Motherhood也引来众人讨论。在德国,并非所有女性都后悔当妈妈,大部分人的情感是矛盾与复杂的。德国人的传统是将母亲理想化,希望母亲为孩子牺牲一切。在最近的教学改革之前,大部分小学仅开放半天,因为德国社会普遍认为孩子在剩下的半天应该和母亲在一起。德国人认为孩子的健康、快乐成长主要在于母亲,而忽视了父亲和集体环境对孩子成长的影响,这一观点在德国根深蒂固,对女性的职业生涯产生了不良影响。

3.jpg

(德国人认为孩子的健康、快乐成长主要在于母亲。)

Barbara Vinken 说道:“在法国,很多女性怀孕期间也会偶尔喝一杯香槟,宝宝出生后不久就断奶,妈妈生产后三个月就重新开始工作,恢复产子之前的生活。但在德国,情况就不一样了。” 当妈妈的同时在职场上是女强人,这一现象在法国十分常见,但德国并非如此。超过1000万名德国女性是全职太太,在家中照顾孩子、料理家务,全职太太人数远远高于法国的200万。

根据德国艾伦斯巴赫机构的调查,仅有22%的德国女性认为可以协调好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关系,而在法国女性中,这一比例是62%。在德国,如果一个妈妈生完宝宝后不到一年就重新开始工作,把孩子送去托儿所,她就会被贴上 “乌鸦妈妈”(Rabenmutter)的标签,这是一个典型的德国贬义说法。曾经有一位9岁孩子的母亲,因为给儿子报名了课后项目,而遭到其他家长侧目。而在法国,如果一名女性在家庭和孩子上花费过多时间,渴望尽己所能在给予孩子最大程度的保护,为孩子操劳过度而忽视了自己的职业发展与个人兴趣,时时刻刻担心孩子发生危险,则会被称为“母鸡妈妈”(mère poule)。

4.jpg

(“乌鸦妈妈”是一个德国特有的贬义词汇,指代着重自己的职业及生活追求,而忽视了对孩子的照顾的女性。)

自从德国总理默克尔当选以来,局势发生变化。面对德国生育率过低这一问题,默克尔政府出台规定,增加托儿所的容量,并为父亲请陪产假提供便利。不过,这些变化也引起争议。去年夏天,欧洲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德国《图片报》(Bild)发文,反对“掌权的女性”,说她们“在职场叱咤风云,穿着高级定制的职业套装,喝着冰冻奶昔,每天健身”, “她们就像男人一样,不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当她们的孩子晚上被电闪雷鸣吓哭时,她们并没有陪在孩子身边。”

5.jpg

(《图片报》是欧洲发行量最大的报纸。)

爸爸去哪儿了?

德国《时代周刊》(Die Zeit)三月中旬写道:“现在,孩子就像是寄生虫,扰乱母亲们自我实现的计划。”德国人也分为两派,一派认为“应该赋予母亲角色新的形象,不应让母亲做出那么大的牺牲”,另一派则反对“年轻妈妈只顾个人发展,对照顾孩子抱怨不已。”

6.jpg

德国《时代周刊》

显然,并没有多少人想到让父亲在孩子的成长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德国经济研究所(DIW)最近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女性当母亲后,留在家中处理家务的时间平均增加三小时,对全职工作的女性来说也是如此。在德国,男性与女性的“性别分工”十分明显。根据法国国家人口研究中心的数据,德国西部77%的母亲在生子后的三年中停止了工作。因此,德国部分女权主义者多年前就开始捍卫女性选择不生子的权利,她们描绘出压力巨大的母亲的悲惨图景,认为孩子是“妇女解放的障碍”。但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调查,在25至34岁的德国人中,拥有高等教育文凭的女性比例(27%)高于男性(25%),但一旦有孩子,大部分女性都会选择兼职工作。于是,很多德国女性都选择四十岁以后生孩子,或干脆不要孩子。在德国,四分之一有高等教育文凭的女性没有孩子。

最新消息称,德国的生育率开始回升。是默克尔鼓励生育的政策产生了效力,还是德国人的观念和社会现实出现了变化?现在还很难下结论…… (欧洲时报/ 唐天莹 编译报道)

责编:郭妍汐、刘金鹏

您看完此新闻

猜你喜欢